新闻

报料热线:81850000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专题稿件
新昌创新土壤无中生有、深耕厚植――山区小县的“大科创”之路
2021-03-25 09:18:14 稿源: 浙江日报  

【专题】习近平科学的思维方法在浙江的探索与实践

  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时强调,充分发挥企业的自主创新主体作用,集聚创新要素,激活创新资源,转化创新成果,加快建设创新型省份。新昌就是我省县域科技创新的典范。经过多年努力,新昌用有限的资源,大力激发保护企业创新活力,点滴积累,量变最终引发创新质变。

  新昌创新土壤无中生有、深耕厚植——

  山区小县的“大科创”之路

  一组最新出炉的数据记录着新昌的创新脚步:2020年全县规上工业高新技术增加值为115.09亿元,占规上工业增加值比重90%;规上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为73.47亿元,占规上工业增加值比重57.44%;规上工业新产品产值率51.9%,每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66.48件。2020年1月至12月,规上工业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9.7%。2020年,新昌被评为全省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,在中国城市创新百佳示范县榜单中名列第一。

  新昌,“蜗居”于群山之中,资源要素不足,区位优势不显,既无铁路、水路,更无机场。然而,就在短短十余年里,新昌却实现了向全国百强县的跨越。

  突破要素制约

  翻阅新昌的企业名单,新和成、浙江医药、三花、万丰奥特、日发精机,这些业内标杆企业无一不是新昌本土培养起来的。

  “新昌最大的招商引资就是留住、做强这些本土的优秀企业。”这是新昌政府工作人员经常提及的一句话。事实上,“只要营造一流创新环境,只要创新主体够活跃、实力够强,哪怕它扎根新昌这样的小县城,也有能力配置全球范围内的资源。”新昌县委书记李宁表示,新昌这批优秀的本土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特点:立足新昌,布局全球,用好了国内国际两个市场、两种资源,是构建新发展格局中的重要力量。

  大约从5年前开始,新昌企业频频在海外并购中亮相。2018年元旦前夕,万丰奥特完成对奥地利钻石飞机公司的收购交割仪式,切入飞机整机制造。日发精机收购意大利航空设备制造商MCM公司,成为拥有飞机总装及零部件生产能力的企业。三花并购德国家电控制企业亚威科,让自己的触角延伸至白色家电领域。

  在不具人才和技术先天优势的新昌,这些龙头企业自身变成了创新“孵化器”,向本地中小企业输送“创新的种子”。陀曼智造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俞朝杰,就是在日发精机干了多年技术工作之后,创建了轴承行业云平台“轴承云”,帮助200多家企业完成了智能化设备改造。三花带动本地40多家中小企业一起实施产业技术创新,泰坦和日发为上下游400多家小企业提供智能配套。

  资源要素终究有限,创新要素的流动却没有边界。新昌实践说明,创新资源要素匮乏不是山区县的发展宿命,区位绝不是一个区域在高质量发展之路上停步不前的借口。

  突破低端锁定

  以体量为标尺,新昌尚不足以和一些强县抗衡,但以质量为标尺,无论是人均GDP还是亩均税收和产出,新昌在全省都站在了前列。

  近些年新昌推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,同时布局高端制造、新材料等领域,逐步占据了产业链的制高点。

  不求大,但求强。对创新矢志不渝的追求让新昌的产业不断升级。“你猜,这里面有多少项专利?”拿起一个比手掌还小的电子膨胀阀,三花集团员工杨长春告诉记者,“别看它个头小,却有44项专利技术,其中38项发明专利。”

  新昌企业在创新上有一股“把产品做到极致”的拗劲。远信印染机械在同行中有点“另类”:建厂之初,公司定位于生产高端定型机,将“自动清理过滤网技术”列为战略课题,在连续3年投入近千万元攻关无果、研发人员都想打退堂鼓的情况下,总经理却说“搞技术不要考虑钱”。几年后,远信靠自动清理过滤网这项技术创新,市场份额升到了全国第二。

  新昌曾经吃过低端产业带来的苦头,效益不高,污染严重,“所以现在,我们追求的产业一定是高效、绿色的。”新昌县委常委裘武宏告诉记者,2006年以来,新昌县政府以每年减少近2亿元的税收为代价,累计关停搬迁污染严重的化工企业或项目40多家(个),腾笼换鸟,布局绿色产业。

  突破隐性壁垒

  “新昌政府就像春雨,润物细无声。”在万丰奥特,当公司中央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周俊被问及新昌给他的感受时,他不假思索地给出了这样的比喻。

  春雨,很符合新昌的气质。新昌政府大院办公楼已十分老旧,大院里静得出奇。在这片安静中,企业的问题、发展的难题却一个个得到快速解决。

  周俊介绍,从2015年万丰奥特启动航空产业调研到2018年整机下线,政府参与到整个建设过程当中。3年里,3000多个问题得到解决。

  “我们做航空产业,知识产权保护非常重要,在一次交流中,我们提到这个问题,希望法院提供帮助。没想到这次交流后,新昌专门为此立项,并在万丰航空小镇建了一个知识产权庭,让我们在企业门口就能解决知识产权纠纷。”周俊说。

  新昌还从财政、税收、金融、要素保障等方面,向创新企业倾斜。比如,每年安排3亿元用于科技创新、人才引进和战略性产业发展,每年减免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近3亿元,2019年还设立了3亿元的产业基金,支持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,政策力度前所未有。

  在新昌的创新实践中,政府和企业目标高度一致,那层隔在政企之间的隐性壁垒真正被突破。“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。”2018年11月1日,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时的话语掷地有声。新昌的可贵之处正是在于,民营企业家们发自内心地认为,既亲且清的政府就是自己人。 记者陈文文 王世琪

编辑: 杜寅纠错:171964650@qq.com

扫一扫,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

中国宁波网手机版

微信公众号

中国宁波网(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(C)

Copyright(C) 2001-2021 cnnb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4076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74-81850000 举报邮箱:nb81850@qq.com

新昌创新土壤无中生有、深耕厚植――山区小县的“大科创”之路

稿源: 浙江日报 2021-03-25 09:18:14

  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时强调,充分发挥企业的自主创新主体作用,集聚创新要素,激活创新资源,转化创新成果,加快建设创新型省份。新昌就是我省县域科技创新的典范。经过多年努力,新昌用有限的资源,大力激发保护企业创新活力,点滴积累,量变最终引发创新质变。

  新昌创新土壤无中生有、深耕厚植——

  山区小县的“大科创”之路

  一组最新出炉的数据记录着新昌的创新脚步:2020年全县规上工业高新技术增加值为115.09亿元,占规上工业增加值比重90%;规上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为73.47亿元,占规上工业增加值比重57.44%;规上工业新产品产值率51.9%,每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66.48件。2020年1月至12月,规上工业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9.7%。2020年,新昌被评为全省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,在中国城市创新百佳示范县榜单中名列第一。

  新昌,“蜗居”于群山之中,资源要素不足,区位优势不显,既无铁路、水路,更无机场。然而,就在短短十余年里,新昌却实现了向全国百强县的跨越。

  突破要素制约

  翻阅新昌的企业名单,新和成、浙江医药、三花、万丰奥特、日发精机,这些业内标杆企业无一不是新昌本土培养起来的。

  “新昌最大的招商引资就是留住、做强这些本土的优秀企业。”这是新昌政府工作人员经常提及的一句话。事实上,“只要营造一流创新环境,只要创新主体够活跃、实力够强,哪怕它扎根新昌这样的小县城,也有能力配置全球范围内的资源。”新昌县委书记李宁表示,新昌这批优秀的本土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特点:立足新昌,布局全球,用好了国内国际两个市场、两种资源,是构建新发展格局中的重要力量。

  大约从5年前开始,新昌企业频频在海外并购中亮相。2018年元旦前夕,万丰奥特完成对奥地利钻石飞机公司的收购交割仪式,切入飞机整机制造。日发精机收购意大利航空设备制造商MCM公司,成为拥有飞机总装及零部件生产能力的企业。三花并购德国家电控制企业亚威科,让自己的触角延伸至白色家电领域。

  在不具人才和技术先天优势的新昌,这些龙头企业自身变成了创新“孵化器”,向本地中小企业输送“创新的种子”。陀曼智造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俞朝杰,就是在日发精机干了多年技术工作之后,创建了轴承行业云平台“轴承云”,帮助200多家企业完成了智能化设备改造。三花带动本地40多家中小企业一起实施产业技术创新,泰坦和日发为上下游400多家小企业提供智能配套。

  资源要素终究有限,创新要素的流动却没有边界。新昌实践说明,创新资源要素匮乏不是山区县的发展宿命,区位绝不是一个区域在高质量发展之路上停步不前的借口。

  突破低端锁定

  以体量为标尺,新昌尚不足以和一些强县抗衡,但以质量为标尺,无论是人均GDP还是亩均税收和产出,新昌在全省都站在了前列。

  近些年新昌推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,同时布局高端制造、新材料等领域,逐步占据了产业链的制高点。

  不求大,但求强。对创新矢志不渝的追求让新昌的产业不断升级。“你猜,这里面有多少项专利?”拿起一个比手掌还小的电子膨胀阀,三花集团员工杨长春告诉记者,“别看它个头小,却有44项专利技术,其中38项发明专利。”

  新昌企业在创新上有一股“把产品做到极致”的拗劲。远信印染机械在同行中有点“另类”:建厂之初,公司定位于生产高端定型机,将“自动清理过滤网技术”列为战略课题,在连续3年投入近千万元攻关无果、研发人员都想打退堂鼓的情况下,总经理却说“搞技术不要考虑钱”。几年后,远信靠自动清理过滤网这项技术创新,市场份额升到了全国第二。

  新昌曾经吃过低端产业带来的苦头,效益不高,污染严重,“所以现在,我们追求的产业一定是高效、绿色的。”新昌县委常委裘武宏告诉记者,2006年以来,新昌县政府以每年减少近2亿元的税收为代价,累计关停搬迁污染严重的化工企业或项目40多家(个),腾笼换鸟,布局绿色产业。

  突破隐性壁垒

  “新昌政府就像春雨,润物细无声。”在万丰奥特,当公司中央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周俊被问及新昌给他的感受时,他不假思索地给出了这样的比喻。

  春雨,很符合新昌的气质。新昌政府大院办公楼已十分老旧,大院里静得出奇。在这片安静中,企业的问题、发展的难题却一个个得到快速解决。

  周俊介绍,从2015年万丰奥特启动航空产业调研到2018年整机下线,政府参与到整个建设过程当中。3年里,3000多个问题得到解决。

  “我们做航空产业,知识产权保护非常重要,在一次交流中,我们提到这个问题,希望法院提供帮助。没想到这次交流后,新昌专门为此立项,并在万丰航空小镇建了一个知识产权庭,让我们在企业门口就能解决知识产权纠纷。”周俊说。

  新昌还从财政、税收、金融、要素保障等方面,向创新企业倾斜。比如,每年安排3亿元用于科技创新、人才引进和战略性产业发展,每年减免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近3亿元,2019年还设立了3亿元的产业基金,支持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,政策力度前所未有。

  在新昌的创新实践中,政府和企业目标高度一致,那层隔在政企之间的隐性壁垒真正被突破。“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。”2018年11月1日,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时的话语掷地有声。新昌的可贵之处正是在于,民营企业家们发自内心地认为,既亲且清的政府就是自己人。 记者陈文文 王世琪

纠错:171964650@qq.com 编辑: 杜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