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
报料热线:81850000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专题稿件
我的花园我的家 ――东阳花园村走共同富裕之路的故事
2021-05-20 14:57:00 稿源: 浙江在线-浙江日报  

  花园村很少有安静的时刻。当跳完广场舞的村民各自散去时,村子东边的夜宵一条街开始人声鼎沸,到了凌晨四五点,西边的早餐街已经亮起了灯光。

  这个坐落在浙中腹地东阳市南马镇的村庄,平均每天有1万名游客来游玩。99米高的雷迪森大世界和88米高的摩天轮矗立在村里,昭示着这个村的“不一般”。去年11月,省政府公布第4批小城市培育试点,名单中破天荒地出现了一个行政村——花园村。

  “中国农村第一城”,这几个大字出现在村口。这里处处都像小城市,但繁荣街景的背后,是更令人振奋的成就——2004年以来,花园村相继合并周边18个村,并带动它们共同富裕;2020年,全村1.4万名村民人均收入突破14万元,还能享受30余项福利;5万多外来人口共享着花园村发展带来的红利。

  村党委书记邵钦祥,有着强烈的共同富裕发展愿景:努力建成一个共同富裕的大花园。

    一个村,“长”成了一个创富平台

  第一次到花园村的人,首先被颠覆的是头脑中固有的乡村印象。

  从进村开始,眼前不见寻常农村的村舍稻田与阡陌纵横,四周是统一规划设计的红白相间的住宅、红木商铺长廊,肯德基、电器连锁店、教育培训机构……村里甚至有自己的劳务市场和一个大型游乐场。

  说是村,但更像一座城。12平方公里的村庄,村道上红绿灯就有28个。但历史上,花园村这个有着美丽名称的村庄,曾经只是一片贫瘠的荒丘秃岭。

  花园村造富,不在田里。这儿种植的,是另一种“作物”——高科技工业、现代商业和服务业。

  村里有5万多外地人,规模是本村人的5倍。天南海北的人到了花园村,迅速融入这里的就业网——花园村拥有1家上市公司、7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,还有2949家个私工商户。

  自邵钦祥把中科院的项目引进村里,花园村如今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维生素D3生产出口基地。花园村第一家上市公司“花园生物”,通过股权激励造就了最早的一批花园“百万富翁”“千万富翁”。近几年,花园新材、花园金波、花园药业、花园新能源也完成了股份制改造,并在争取上市。一大批老员工分到了股份,这也意味着,几年后花园村的“富豪榜单”或许会更长。

  更大的创富“源头”是村里的红木市场。这里“半个村”分明属于红木,属于红木厂,属于红木一条街。这里有全球最大的红木家具专业市场,也拥有最完备的红木家具全产业链。村里67%以上的个体户和红木产业息息相关,用全村的“经济命脉”来形容红木产业,毫不夸张。

  村民方明亮,在红木里“淘金”已经有十来个年头。10年前,村里的红木市场刚刚建好,他就结束了原来在外奔波的木线条生意,回到村里租了店面。“当时看村里有做红木生意的机会,回来了一大批人。”这些当年和方明亮一起回村创业的,许多生意越做越大,方明亮本人就刚刚新建了一家工厂,年销售额也已经达8000万元。

  邵钦祥曾说,为了发展红木产业,在村里的原木市场、木材市场里,建了数百个工棚,这些工棚每年都有可观的租金,为花园村集体经济的壮大提供了很好的基础。

  在整个花园村,把自家闲置空房租给红木产业经营者的,大概就有三百来户。和我们想象中不太一样的是,花园村村民收入来源并不十分依赖村集体经济。村民实现本地就业的途径有不少:头脑活络的村民可以自己创业;文化程度高的被村里企业聘用;文化程度不高的,可以从事相关配套服务业,例如园林绿化、村庄保洁等工作。

  花园村的富裕,不是“被人均”的富裕,而是货真价实的“共同创富”。

    先富带后富,强村帮弱村

  如今的花园村由19个小区组成,而这19个小区,之前是19个村。

  2004年底,花园村与周边9个村合并,2017年3月,扩大并村范围,另外9个村再次并入。

  两次并村,花园村从一个面积不到1平方公里、人口不足500人的小村,成为一个面积12平方公里、人口逾6.5万人的超级大村。

  并进来的村,经济状况全都不如原来的老花园村。有些村,集体经济完全是一片空白,还有许多村欠着一屁股的债务,指望并村之后通过老花园村的集体积累来弥补。

  因此,第一次并村之后,老花园村的村民人均年收入陡降,从3.6万元降到1.6万元,2017年的第二次并村后,村民人均年收入降得更多,从16万元降到了12万元。

  事实上,第一次被并的9个村村民,没有预想的那么盼望并村。相反,许多人心里嘀咕:老花园村的福利早有耳闻,老人每个月都有生活费,电视费、电话费都由村里包了,子女上学学费减半,那并村后,会不会变成没有地位的“二等村民”?

  这9个村子中,无论从规模还是经济总量看,南山村都是最大的一个。它有上千人口,是老花园村的两倍。而且村庄地理位置也相当不错,从东阳市通往永康市的东永一线公路正好从村边经过。拥有这样强劲实力的南山村,却分裂成东西两庄,东西各设一本账,这一分就是几十年,矛盾深重,纠葛久远。

  邵钦祥开出了一剂“猛药”。他宣布并村后的新花园,财务统一、福利统一、村庄规划建设统一。这位有着浓重共同富裕情结的村支书,曾在一次村民代表会议上动情地说:“如果不能带动周边村民共同富裕,花园村这个新农村的榜样还有什么意义?新一届村班子向全体村民承诺:先富带后富,强村帮弱村。”

  并村之后实行旧村改造,南山村原有的村庄居住布局被打破,原来东、西两片的人通过招投标重新安排,同时经济上不再分开,都在一起领取补贴和养老金。几十年形成的“坚冰”在无形中逐渐消融。

  2020年,花园村的人均年收入已突破14万元,放眼国内,达到这条水平线的村庄并不多。如今花园村村民享受着30余项福利:村民看病,在医保的基础上再报销一半金额;每人每月发放米、肉、蛋、油;享有建房补贴,资金不够由村集体垫付;村里有免费的公交车,招手即停;子女上学实行16年免费教育制,从幼儿园到高中书学费全免……

  “并到花园村后,日子越过越好了。”在村里的每个小区总能听到类似的声音。

  环龙小区并村前曾是出了名的“问题村”,村民三天两头上访。以前环龙村地势落差超过20米,别人家的房子造在自家房子楼顶,常会有牛羊跑上跑下。

  2017年并村后,花园村对环龙小区进行了土地平整,如今,这里面貌焕然一新。“以前街边三天两头吵,现在大家安居乐业,前年全小区的男女老少一起排了16个节目,迎国庆。”村民贾明松说。

  在村里,“坐吃山空”被人看不起。“只要肯奋斗打拼,村里有各种政策帮你。”陂下小区的吴阳峰,并村后在村集体的支持下办起红木厂。2019年,赚到钱的他在自家房子开起了民宿,一间房村里补贴1000元。“现在我的民宿有7个房间,全家人都是员工。”吴阳峰说。

    开放的花园,大家的花园

  从踏入花园村的那一刻起,外来人员就可以感受到,这儿的村民不但不欺生,还特别呵护外来客。村里的免费公交,不只对本村人免费,对外来人员一样免费。剧院、图书馆、电影院,外来人员也享受和本村人一样的待遇。村规中还有一条:如果外来人员和花园村民吵架,村里先处理本村村民。

  “来者都是客,机会都均等”。湖北黄冈人郝霞光,来花园村已经7年了,去年刚刚在村里买了房。他在红木家具市场做物流服务,他所在的“众鑫快运”,团队里已经有十几个人在花园村安了家。来花园村之前,郝霞光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,“但我在这里得到了尊重,所以决定在村里扎根。”

  5年前,村里下发过一份通知,外来人员有买房、住宿、购物等消费,可以到村里报销一部分作为福利。“花园村的发展必须靠所有人,外地人在这里奋斗,花园人同样受益。”这是邵钦祥常在村民面前提起的。

  一天要卖1千个肉饼的施金花,也是隔壁村人。她的“金花肉饼”店就在红木家具市场旁,开了十几年,已经成为花园村的一口“乡愁”。逢年过节是施金花最忙的时候,返村的花园人都要打包数十个肉饼带到异乡。“好多地方叫我去开分店,我都没答应,舍不得花园村。”施金花说。

  只要你沿街走一遭,除了当地农家菜,贵州烧烤、江西小炒,都能在村里看到。村这头,一群来自云南的少数民族男女正在对歌,村那头,贵州布依族的小伙子含着树叶,吹出了一首歌……

  “这里,到处是创作的素材。”来自河北石家庄的刘武如此形容花园村留给他最深的印象。2012年,花园艺术团成立,刘武被聘为艺术团的总导演。

  “节目排练好就走,不会在这个村子里待多久。”这是刘武最初的想法,但现在,他一年的大部分时间,都会住在花园村。

  共同富裕,不是只有物质上的富裕,刘武留在这里,是因为精神上的满足感。

  “6月的红木节开幕式上,我们会有200人的大鼓表演!200人都是我们花园村的村民!我走遍全国,从未见过这样的表演!”刘武很兴奋。

  花园村在农村文化建设上的探索是超前的。花园艺术团成立的初衷,便是为了丰富村民业余生活、提升村民艺术素养。每年的村晚、两年一度的村运动会、各种节庆,在花园村的这些年,刘武每年要导演150多场表演。村民在参与、观看这些表演的过程中,鉴赏水平、表演素养不断提升,也让刘武的创作更加游刃有余。

  “我们花园村”,多么强烈的归属感,才能让一个外乡人如此脱口而出。但在花园村,这种表达却如此自然。

  晚饭后,河南人杨强照例来到职工活动中心,跟朋友打乒乓球,“我们花园村什么都有,我已经小半年没出过村了。”

  全村有40多家快递公司,便利店、小超市遍布街头巷尾,还有送菜上门服务,在杨强心里,花园村胜过许多城市。这里干净、安全,全村没有一户安装防盗窗,村里和华为合作开发了“智慧花园”系统,不仅可以通过VR看房,在线租赁商铺,还能实时调取全村摄像头的录像信息,不久,整个系统将串联起花园村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,外乡人认识花园村,也无需再走街串巷,只要通过手机就行了。

  夜色中,花园村广场上两名年轻人在聊天,其中一个说:“明年,我也要在花园村买房。”另一个接上话茬:“我也想,这儿挺好。”

编辑: 杜寅纠错:171964650@qq.com

扫一扫,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

中国宁波网手机版

微信公众号

中国宁波网(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(C)

Copyright(C) 2001-2021 cnnb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4076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74-81850000 举报邮箱:nb81850@qq.com

我的花园我的家 ――东阳花园村走共同富裕之路的故事

稿源: 浙江在线-浙江日报 2021-05-20 14:57:00

  花园村很少有安静的时刻。当跳完广场舞的村民各自散去时,村子东边的夜宵一条街开始人声鼎沸,到了凌晨四五点,西边的早餐街已经亮起了灯光。

  这个坐落在浙中腹地东阳市南马镇的村庄,平均每天有1万名游客来游玩。99米高的雷迪森大世界和88米高的摩天轮矗立在村里,昭示着这个村的“不一般”。去年11月,省政府公布第4批小城市培育试点,名单中破天荒地出现了一个行政村——花园村。

  “中国农村第一城”,这几个大字出现在村口。这里处处都像小城市,但繁荣街景的背后,是更令人振奋的成就——2004年以来,花园村相继合并周边18个村,并带动它们共同富裕;2020年,全村1.4万名村民人均收入突破14万元,还能享受30余项福利;5万多外来人口共享着花园村发展带来的红利。

  村党委书记邵钦祥,有着强烈的共同富裕发展愿景:努力建成一个共同富裕的大花园。

    一个村,“长”成了一个创富平台

  第一次到花园村的人,首先被颠覆的是头脑中固有的乡村印象。

  从进村开始,眼前不见寻常农村的村舍稻田与阡陌纵横,四周是统一规划设计的红白相间的住宅、红木商铺长廊,肯德基、电器连锁店、教育培训机构……村里甚至有自己的劳务市场和一个大型游乐场。

  说是村,但更像一座城。12平方公里的村庄,村道上红绿灯就有28个。但历史上,花园村这个有着美丽名称的村庄,曾经只是一片贫瘠的荒丘秃岭。

  花园村造富,不在田里。这儿种植的,是另一种“作物”——高科技工业、现代商业和服务业。

  村里有5万多外地人,规模是本村人的5倍。天南海北的人到了花园村,迅速融入这里的就业网——花园村拥有1家上市公司、7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,还有2949家个私工商户。

  自邵钦祥把中科院的项目引进村里,花园村如今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维生素D3生产出口基地。花园村第一家上市公司“花园生物”,通过股权激励造就了最早的一批花园“百万富翁”“千万富翁”。近几年,花园新材、花园金波、花园药业、花园新能源也完成了股份制改造,并在争取上市。一大批老员工分到了股份,这也意味着,几年后花园村的“富豪榜单”或许会更长。

  更大的创富“源头”是村里的红木市场。这里“半个村”分明属于红木,属于红木厂,属于红木一条街。这里有全球最大的红木家具专业市场,也拥有最完备的红木家具全产业链。村里67%以上的个体户和红木产业息息相关,用全村的“经济命脉”来形容红木产业,毫不夸张。

  村民方明亮,在红木里“淘金”已经有十来个年头。10年前,村里的红木市场刚刚建好,他就结束了原来在外奔波的木线条生意,回到村里租了店面。“当时看村里有做红木生意的机会,回来了一大批人。”这些当年和方明亮一起回村创业的,许多生意越做越大,方明亮本人就刚刚新建了一家工厂,年销售额也已经达8000万元。

  邵钦祥曾说,为了发展红木产业,在村里的原木市场、木材市场里,建了数百个工棚,这些工棚每年都有可观的租金,为花园村集体经济的壮大提供了很好的基础。

  在整个花园村,把自家闲置空房租给红木产业经营者的,大概就有三百来户。和我们想象中不太一样的是,花园村村民收入来源并不十分依赖村集体经济。村民实现本地就业的途径有不少:头脑活络的村民可以自己创业;文化程度高的被村里企业聘用;文化程度不高的,可以从事相关配套服务业,例如园林绿化、村庄保洁等工作。

  花园村的富裕,不是“被人均”的富裕,而是货真价实的“共同创富”。

    先富带后富,强村帮弱村

  如今的花园村由19个小区组成,而这19个小区,之前是19个村。

  2004年底,花园村与周边9个村合并,2017年3月,扩大并村范围,另外9个村再次并入。

  两次并村,花园村从一个面积不到1平方公里、人口不足500人的小村,成为一个面积12平方公里、人口逾6.5万人的超级大村。

  并进来的村,经济状况全都不如原来的老花园村。有些村,集体经济完全是一片空白,还有许多村欠着一屁股的债务,指望并村之后通过老花园村的集体积累来弥补。

  因此,第一次并村之后,老花园村的村民人均年收入陡降,从3.6万元降到1.6万元,2017年的第二次并村后,村民人均年收入降得更多,从16万元降到了12万元。

  事实上,第一次被并的9个村村民,没有预想的那么盼望并村。相反,许多人心里嘀咕:老花园村的福利早有耳闻,老人每个月都有生活费,电视费、电话费都由村里包了,子女上学学费减半,那并村后,会不会变成没有地位的“二等村民”?

  这9个村子中,无论从规模还是经济总量看,南山村都是最大的一个。它有上千人口,是老花园村的两倍。而且村庄地理位置也相当不错,从东阳市通往永康市的东永一线公路正好从村边经过。拥有这样强劲实力的南山村,却分裂成东西两庄,东西各设一本账,这一分就是几十年,矛盾深重,纠葛久远。

  邵钦祥开出了一剂“猛药”。他宣布并村后的新花园,财务统一、福利统一、村庄规划建设统一。这位有着浓重共同富裕情结的村支书,曾在一次村民代表会议上动情地说:“如果不能带动周边村民共同富裕,花园村这个新农村的榜样还有什么意义?新一届村班子向全体村民承诺:先富带后富,强村帮弱村。”

  并村之后实行旧村改造,南山村原有的村庄居住布局被打破,原来东、西两片的人通过招投标重新安排,同时经济上不再分开,都在一起领取补贴和养老金。几十年形成的“坚冰”在无形中逐渐消融。

  2020年,花园村的人均年收入已突破14万元,放眼国内,达到这条水平线的村庄并不多。如今花园村村民享受着30余项福利:村民看病,在医保的基础上再报销一半金额;每人每月发放米、肉、蛋、油;享有建房补贴,资金不够由村集体垫付;村里有免费的公交车,招手即停;子女上学实行16年免费教育制,从幼儿园到高中书学费全免……

  “并到花园村后,日子越过越好了。”在村里的每个小区总能听到类似的声音。

  环龙小区并村前曾是出了名的“问题村”,村民三天两头上访。以前环龙村地势落差超过20米,别人家的房子造在自家房子楼顶,常会有牛羊跑上跑下。

  2017年并村后,花园村对环龙小区进行了土地平整,如今,这里面貌焕然一新。“以前街边三天两头吵,现在大家安居乐业,前年全小区的男女老少一起排了16个节目,迎国庆。”村民贾明松说。

  在村里,“坐吃山空”被人看不起。“只要肯奋斗打拼,村里有各种政策帮你。”陂下小区的吴阳峰,并村后在村集体的支持下办起红木厂。2019年,赚到钱的他在自家房子开起了民宿,一间房村里补贴1000元。“现在我的民宿有7个房间,全家人都是员工。”吴阳峰说。

    开放的花园,大家的花园

  从踏入花园村的那一刻起,外来人员就可以感受到,这儿的村民不但不欺生,还特别呵护外来客。村里的免费公交,不只对本村人免费,对外来人员一样免费。剧院、图书馆、电影院,外来人员也享受和本村人一样的待遇。村规中还有一条:如果外来人员和花园村民吵架,村里先处理本村村民。

  “来者都是客,机会都均等”。湖北黄冈人郝霞光,来花园村已经7年了,去年刚刚在村里买了房。他在红木家具市场做物流服务,他所在的“众鑫快运”,团队里已经有十几个人在花园村安了家。来花园村之前,郝霞光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,“但我在这里得到了尊重,所以决定在村里扎根。”

  5年前,村里下发过一份通知,外来人员有买房、住宿、购物等消费,可以到村里报销一部分作为福利。“花园村的发展必须靠所有人,外地人在这里奋斗,花园人同样受益。”这是邵钦祥常在村民面前提起的。

  一天要卖1千个肉饼的施金花,也是隔壁村人。她的“金花肉饼”店就在红木家具市场旁,开了十几年,已经成为花园村的一口“乡愁”。逢年过节是施金花最忙的时候,返村的花园人都要打包数十个肉饼带到异乡。“好多地方叫我去开分店,我都没答应,舍不得花园村。”施金花说。

  只要你沿街走一遭,除了当地农家菜,贵州烧烤、江西小炒,都能在村里看到。村这头,一群来自云南的少数民族男女正在对歌,村那头,贵州布依族的小伙子含着树叶,吹出了一首歌……

  “这里,到处是创作的素材。”来自河北石家庄的刘武如此形容花园村留给他最深的印象。2012年,花园艺术团成立,刘武被聘为艺术团的总导演。

  “节目排练好就走,不会在这个村子里待多久。”这是刘武最初的想法,但现在,他一年的大部分时间,都会住在花园村。

  共同富裕,不是只有物质上的富裕,刘武留在这里,是因为精神上的满足感。

  “6月的红木节开幕式上,我们会有200人的大鼓表演!200人都是我们花园村的村民!我走遍全国,从未见过这样的表演!”刘武很兴奋。

  花园村在农村文化建设上的探索是超前的。花园艺术团成立的初衷,便是为了丰富村民业余生活、提升村民艺术素养。每年的村晚、两年一度的村运动会、各种节庆,在花园村的这些年,刘武每年要导演150多场表演。村民在参与、观看这些表演的过程中,鉴赏水平、表演素养不断提升,也让刘武的创作更加游刃有余。

  “我们花园村”,多么强烈的归属感,才能让一个外乡人如此脱口而出。但在花园村,这种表达却如此自然。

  晚饭后,河南人杨强照例来到职工活动中心,跟朋友打乒乓球,“我们花园村什么都有,我已经小半年没出过村了。”

  全村有40多家快递公司,便利店、小超市遍布街头巷尾,还有送菜上门服务,在杨强心里,花园村胜过许多城市。这里干净、安全,全村没有一户安装防盗窗,村里和华为合作开发了“智慧花园”系统,不仅可以通过VR看房,在线租赁商铺,还能实时调取全村摄像头的录像信息,不久,整个系统将串联起花园村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,外乡人认识花园村,也无需再走街串巷,只要通过手机就行了。

  夜色中,花园村广场上两名年轻人在聊天,其中一个说:“明年,我也要在花园村买房。”另一个接上话茬:“我也想,这儿挺好。”

纠错:171964650@qq.com 编辑: 杜寅